水川

台灣人(ノ>ω<)ノ目前專注铁虫圈,歡迎小夥伴們搭訕ヾ(*´∀ ˋ*)ノ

各位,預購的最後機會了( • ̀ω•́ )
台灣的部分已經提早預購結束,即將在12/9號的CWT50與大家在Q06見面喔!!明天或後天大概會發郵件通知各位預購買家,請注意一下郵箱~
然後,因為台灣的數量撐不起6千臺幣的燙銀費用,所以我們的燙銀的部分會比較少,但是價格也會比較便宜一點的!( • ̀ω•́ )
最後,因為數量偏少的關係,我們並沒有多做很多(´,,•ω•,,)如果錯過預購的話,可以考慮要不要衝場次購買甚至找代購,因為不一定有剩餘可以賣,大家可以抉擇一下( • ̀ω•́ )

江十九:

【TCHZ时尚百搭中筒堆堆袜订勋章订貂毛订标袜子】https://m.tb.cn/h.3n468tD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制这段描述¥uYUublkzzl9¥后到👉淘♂寳♀👈

本袜子定金最后三天
40抵50
尾款减十元
见过这么卖的么
你一定没见过吧
我也没见过……

场贩后少量余本全款上架
尾款80-100不定
周边:书签1 明信片2 大张透卡1 吧唧2
更有机会获得作者亲笔签名(可指定)
以及主编签绘(签成啥样不一样)


铁虫合志《To the beginning》印调

終於要跟小夥伴們一起出合本啦!!
非常開心跟興奮ヾ(*´∀ ˋ*)ノ
所以我最近沒更新其實都是在趕稿請大家原諒(???
台灣的小夥伴們,到時候會有台灣展場的販售喔!大家不需要透過淘寶等海運啦!!!d(`・∀・)b

To the beginning铁虫合志企划:

印调地址请戳这里:


https://www.wjx.cn/jq/29833029.aspx



基本信息


刊名:《To the beginng》


类型:图文+漫画(40P左右+2-4P单独插图)合志


原作:漫威


CP:Iron Man/Spider Man


物料:铁虫Q版徽章两枚、B5尺寸文件夹、随书附赠书签


尺寸:B5


工艺:双封面设计、外封线条烫金






Staff


写手:


Gorn @gorn我能懒上一年 


狐先生 @狐先生 


Lord.M @Lord.M 


楼下的菊花很好看 @楼下朱老师很好看 


卷毛 @卷毛_铁虫新刊同框再改名! 


水川 @水川 


夏木 @江十九 


画手:


蝶银 @蝶銀 


千1000 @千1000 


REINCAO @REINCAO 






收录内容(约为16w字)




已公开部分(全文+新收录番外):


Mon Chéri(可戳链接试阅)》作者:岚十一、Gorn(完结全文共2.5w字)


我是怎么遇到你们Daddy的》作者:楼下的菊花很好看(加新番外,全文共3.5w字)


烟草 》作者:卷毛、夏木(完结全文共2.5w字)


如果声音记得》作者:Lord.M、夏木(完结全文共2.3w字)




未公开短篇漫画


蝶银、千1000




未公开新篇部分


狐先生新篇(一宣试阅)


卷毛新篇(一宣试阅)


《Hot fuzz》作者:Lord.M


《You are my hero》作者:水川


《烟草》、《如果声音记得》、《Mon Chéri》将收录未公开结局部分




【铁虫】 (同居30題之一)因天气恶劣被困在家裡

和CP @千1000 的连动!美美的图片请往这裡去→ 图片请点我




  窗外的雨稀哩哗啦地下个没完。


  Tony站在木屋的窗边,看着外头不断落下的雨水有些烦闷地叹了口气,前几天好不容易从繁忙的公事中脱身,正巧碰到Peter的假期,平时没什麽时间好好独处的两人当下便决定来一趟说走就走的小旅行,一起来到缅因州避暑,而这种预料之外的行程遇上一些突发状况也是很正常的。


  ──例如说眼前骤降的大雨。


  他捏了捏后颈,玻璃窗上凝聚着一层淡淡的雾气,模煳了森林翠绿的影像,光是看着户外烟雨濛濛的场景也让身处在温暖室内的Tony感到些许冷意,他将窗帘拉开了些,让外头浅浅的光线全部洒落在暖褐色的地毯上,雨水滴滴答答的声音渐渐地安抚了男人鬱闷的心情,虽然不能带着自己的小男朋友到处观光,像这样安安静静地待在一起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Tony?」


  他回过头,Peter手裡拿着两个马克杯朝他走来,白皙的脸上扬着温暖的笑意,那样柔和的神情让Tony忍不住跟着弯起嘴角,接过其中一个杯子前顺手先揉了揉青年的脑袋。


  「巧克力?」闻着杯子裡传来的可可亚香气Tony挑起眉头,站在他面前的男孩儘管还是保持微笑,眼底却闪着狡黠的光芒:「不是说要泡咖啡吗?」


  「我没找到咖啡豆啊。」Peter微微偏头,眼眸转了一圈,嘴角有些紧张地绷紧,那是他撒谎时会有的小动作,看着自家小男朋友的模样Tony有些想笑,但还是维持平静的表情,苦恼似地嗅了嗅口杯子裡香醇的液体。


  「没找到吗……我明明记得咖啡豆就放在可可粉后面的。」


  Peter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下,拿起自己的马克杯掩饰性地喝了一大口,唇边留着一圈褐色的痕迹装傻似的乾笑几声:「哈哈……我只是没注意到而已,而且喝太多咖啡对身体不好啊?你今天都喝了两杯了,少喝一点也好……」


  ──所以故意泡巧克力给他喝就只是担心他的身体吗?


  Tony无奈地笑着摇摇头,顺着男孩唇上的痕迹慢慢地抹拭那层污渍,随后自然地放入口中舔舐,男孩的巧克力泡得倒是挺好的,味道不会太淡,还有种特别的甜味:「你加了棉花糖?」


  Peter愣愣地看着Tony的举动,双颊渐渐浮现一层红晕,唇角的笑意也染上几分羞赧:「是啊,不过我没有加很多,怕会太甜……你觉得怎麽样?」


  「满好喝的。」男人笑着举起杯子,看见对方开心的神情也就放弃调侃他刚刚那个拙劣谎言的想法,伸出手臂将男孩搂入自己怀中,两个人一起看着窗外的雨景:「真可惜下大雨了,我本来想带你出去吃海鲜的。」


  「没关係,这样也满好的,很安静、让人放鬆……」男孩毛茸茸的脑袋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语调带着心满意足:「能和Mr.Stark一起度过已经很好啦!就算只是在实验室裡我也很开心的。」


  男人轻声笑了起来,大概也只有Peter才会这麽喜欢实验室约会这种事了,他低头在对方的髮旋上烙下一吻,刻意装出严肃的口吻说:「怎麽又变成Mr.Stark了?这麽久了还不习惯吗?」


  Peter微微一顿,连忙抬起头看向身后抱着自己的男人,闪烁着紧张的暖褐瞳眸和带着笑意的焦糖色双眼视线相撞,在滴答的雨声中染上那麽一点暖昧的味道,看见Tony的眼中并没有严厉的神色Peter才发现自己又被戏弄了,嘴角像是不满的绷紧,但是很快又漾起无奈的笑意,抗议似地用脑袋轻轻撞了撞男人的肩膀:「习惯很难改啊……我都喊你Mr.Stark那──麽久了。」


  听着青年刻意拖长的尾音Tony捏了捏他的腰,手感一如往常的好:「还真结实……看来锻鍊得很不错,虽然感觉还是太瘦了点。」


  「哈哈,还是算了啦,纽约的好邻居就是要像我这样子才能发挥灵巧的优势啊!」Peter一面笑一面捧着杯子喝下一大口巧克力,还装模作样地挺起身子:「要是我变得像Thor那样壮太奇怪了。」


  想像长着雷神肌肉的Peter让Tony恶寒地抖了下身子,注意到他的异常怀裡的男孩有些不解地看过来,男人勉强扯出一个笑容,为了让自己忘却脑海裡让人头皮发麻的景象随意找了个话题:「你想做什麽吗?看起来我们得暂时待在木屋裡了……虽然这间房子能做的事情不多。」


  Tony瞥了眼身后相当简洁温馨的客厅,他自己也不知道当时为什麽会买下这一栋小木屋,要不是Peter提议到哪裡去避暑他压根不会想起来他在缅因州还有这麽一间房子,买的当下谁知道抽了什麽风,莫名地坚持要让它符合森林小屋简朴自然的风格,于是这间木屋除了基本家具之外什麽娱乐设施也没有,包括电视一类的东西,唯一的高科技产物就是卧室裡为了避免突发状况而设置的简易远端投影设施。原先Tony想着要带Peter去城裡逛逛,倒也不觉得缺少娱乐设备有什麽差别,但现在两人被大雨困在房子裡要做些什麽打发时间就是个问题了。


  「做什麽……我觉得只要两个人在一起都很好的、啊,对了!」Peter突然喊道,勐然抬起视线用充满期望的眼神看向Tony:「我想听你说故事!」


  出乎预料的要求让男人愣了愣:「说……故事?」


  「对啊,说故事……用唸的也可以,我们可以选一本书!」Peter兴致勃勃地道,似乎并没有因为Tony不解的目光而减退热情:「唸一些科学发明原理也可以,我一直都很好奇之前Mr.Stark带我去看的那个机器是怎麽设计的。」


  男孩装满星星般闪亮的冀望眼神一直都是Tony的罩门,所以打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拒绝这个小小请求的意思,但答应归答应,不稍微捉弄一下Peter也太无趣了,于是他勾起无奈的笑容,佯装出一副困扰的模样:「真是……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了,居然想听床边故事。」


  Peter的耳尖如他所料地瞬间红了,吐出的字句也变得磕磕绊绊的,甚至垂下视线不敢再看身后的人:「我、我不是想听床边故事……我只是想听你说话……」


  「……Peter?」


  「因、因为!」他突然提高音量,以一种自暴自弃的口吻叨叨絮絮地开了口,耳朵红得彷彿要溢出血来:「因为Mr.Stark的声音很好听啊,每次演讲的时候都很有说服力也很帅,我只是想听你的声音而已,才不是想听床边故事,我明明就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成年了!小孩子才不会想听机械设计的原理呢,是你一直把我当小孩子,之前也是这样,都说好了……」


  分贝随着男孩吐出的字句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嘟囔,就算是贴在他身后的Tony也只能片片断断地听见什麽「才不是小孩子」、「每次都是」之类的词语,模煳不清的字句中带着淡淡的不满意味,惹得男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听到他的笑声Peter再次抬起头用谴责却委屈的目光瞪着Tony,他伸出手不轻不重地在对方含了隻小青蛙而微微鼓起似的脸颊上捏了一把,愉悦得甚至忘记要调侃Peter一紧张或情绪激动就会喊他Mr.Stark的毛病,安慰性地吻了下男孩的鼻尖。


  「好了,别气了,我只是开玩笑而已,你说你喜欢我的声音,那我当然愿意唸故事给你听。」Tony微微地下头,双唇贴着Peter的耳畔若即若离地来回摩挲,压低了一个音节的声线在说到喜欢这个词时还故意放轻音量,沙哑的呢喃就这麽染上暧昧的氛围,像是床边甜蜜的爱语。


  突然的亲暱让Peter慌张地忘记自己的不悦,反射性地想抽开身子,却被男人结实的手臂牢牢锁在怀裡,就这麽一拉一扯之间,男孩手裡的可可全部洒了出来,一点不漏地落在Peter身上,连带弄湿了Tony环在他腰间的前臂。

  被巧克力淋湿的Peter顿时僵住身体,战战兢兢地侧头对上Tony愕然的视线,薄唇不知所措地开阖了几下后才吐出有些颤抖的声音:「对、对不起……」


  这一句可怜得要命的道歉让男人又一次失笑出声,鬆开箝制住对方的手拿走那个已经空了的马克杯,口吻又是无奈又是好笑:「对不起什麽,怎麽看比较惨的都是你吧,Silly boy……好了,快去换个衣服洗个澡吧,这裡我来处理,等等就唸故事给你听。」


  还处在茫然中的Peter只是乖巧地点点头,并没有抗议男人哄孩子似的宠溺口吻,转身就进了浴室,淋浴间哗啦哗啦的水声和窗外雨落的声响交错在一起,成了有些嘈杂的背景乐,Tony先去流理台冲洗掉手上甜腻的污渍,才拿起抹布收拾满地的狼藉,还好他贴心的男孩有稍微放凉了巧克力,要不然现在他要面对的可能就不只是地上的污渍了。

  由于刚才泼洒而出的液体有大半是落在Peter身上,清洁起来倒也不是太费力,在青年洗好澡以前Tony就弄乾了地面,好整以暇地躺在主卧室鬆软的床上,对着投影画面点来点去地试图找个适合的文章念给Peter听。


  几分钟后,半开的房门后面探入了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白皙的肌肤因为浴室热气而泛着淡淡的粉色,对着Tony灿烂地笑开了,直到看见男人在空位上邀请性的轻拍才雀跃地快步走进房内,小狗似地蜷缩起身子,窝进Tony为他张开的臂弯中。


  「我随便选一篇故事?」他环住Peter的腰,对方蹭在自己颊边的小鬈髮还有湿润的淡淡花草香气,舒适乾淨的温润气味让他自然地吸嗅了下,满足地喟叹一声后才点开阅读介面。


  「好啊!」Peter的语调相当期待欢快,小脑袋在男人的胸口蹭来蹭去地寻找舒适的位置,找到了之后还屈起双腿自然地交叠在Tony的腿上,他的体温原先就偏高,沐浴之后更是温暖的像个小暖炉,在这个清凉的林中小屋抱起来舒适得让人发睏。


  ──就这样睡个午觉好像也不错。


  Tony暗自笑着微微摇首,偏过脸将脑袋枕在Peter的头顶上,男孩并没有因为这多出来的重量出口抱怨,反而开心地笑了两声,左手和腰上属于男人的右手十指交扣在一块,有一下没一下地收拢指间,和踏在Tony小腿肚上轻点的脚板交错着节奏。


  「很久以前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吉普赛少女,这样一个美丽温柔的女人却没能得到一份真爱,渴求着爱的少女日日在夜晚穿越森林,来到月之山丘上,对着天上皎洁的满月祈祷,直至天明……」男人压低声音,一字一句清晰地唸着萤幕上头的文字,起头的语调平缓,随后放柔了声调,用悲切的嗓音模彷着少女的祈求:「『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求月神赐予我一位爱我的丈夫』。」


  原本还笑得有几分傻气的男孩此时已经停下了手脚细微的动作,眼神专注地看着眼前的萤幕,似乎已经慢慢陷入故事的情节当中了。


  「少女锲而不捨的态度打动了月神,在黎明升起之前月神显现了自己的身姿,她月白的肌肤在月光的衬托下像是陶瓷一般,女神眨了眨月全食一般血红的瞳眸,『汝是否愿意牺牲一切换取所爱?』……」Tony用气音模彷着女神的口吻,稍微停顿之后才抬高音量再次在语调中注入哀伤急切的情绪:「『是的,令人景仰的女神啊,我愿意用一切交换一份只属于我的挚爱』。」


  「『即使吾要取走汝的第一个子嗣?』」

  「『若那是您的请求,是的,伟大的月神啊,我愿意用我诞下的第一个骨肉交换。』」


  Peter与Tony交握的手微微收紧,睫毛不安地轻轻搧动,觉得冷似地又往他的怀裡蹭去。


  男人抚慰性地捏了捏男孩的手指,一面控制着声音变得冷漠,不再是最开始和缓的口气:「『若是如此,汝回去吧,汝的丈夫已在那裡等候。』,少女狂喜地提起裙襬,往自己的家裡奔去,在她的身后,月神用漠然的红色眼眸看着一切『愚蠢的少女啊,连至亲之血都能捨弃,又如何能懂什麽是爱情呢?』」


  Peter绷紧肩膀,抬起视线像是有什麽想说,却又在字句吐出前阻止了自己,目光又一次回到投影上头,Tony浅浅地勾起嘴角,眼底闪烁着笑意,声调却回到最初淡淡的哀然:「少女回到家中,果然看见了一位小麦色肌肤的英俊男子,他美丽的橄榄色眼眸中满溢着爱意,终于得到爱情的少女幸福地笑了。」


  「一年之后,两人生下了一名健康的男婴……可是这个孩子的肌肤却不向父母那样是健康的小麦色,反而白皙的像是月晕,就连眼睛,都是月全食一般的血红。」Tony轻咳了一声,粗哑的声音中带着濒临疯狂的愤怒:「『妳这个不忠的女人啊!妳违背了我们在婚礼时许下的诺言!这该死的容貌、他根本不是我的孩子!』男人橄榄绿眼眸中的爱意变成了恨,他走向自己的妻子,手裡拿着银色的刀『我很清楚妳背叛了我,我不会容许这种罪孽的!』」


  男人收紧臂弯,等着怀裡的小男朋友慢慢放鬆紧绷的背嵴后才继续开口:「刀子刺入了女人的身体,血染红了她雪白的衣裙,看着自己的丈夫,她留下了悲伤的泪水,吉普赛男人凝视着妻子的遗体,这时,他听见了婴儿的哭声……」


  稍微放鬆的Peter又一次变得紧张,双腿从自然地放在Tony的小腿肚一路往上缩,膝盖几乎顶在自己的胸口上。


  「男人看着哭泣的婴儿,手中的刀刃落在地上,『这才不是我的孩子』他说,一面抓起男婴的襁褓,摇摇晃晃地走进森林,夜晚的森林裡什麽也看不见,只有银白的月光为他们指路,一步、一步、一步……」Tony用哀叹的语调说着,字句吐露的节奏有那麽一丝溷乱,就像是故事裡那个弑妻之人蹒跚的步伐:「最后,他来到了月之山丘上,将哭闹的婴儿扔下以后便消失在森林深处……男孩哭泣的声音在森林裡响彻,一遍又一遍呼唤着自己的母亲,在黎明升起之前,月神又一次显现出自己的身姿,她挥手让美丽的月圆变成了一弯新月,慈爱地弯下身子将男孩抱起来放到月亮的摇篮中。」


  「『吾亲爱的孩子啊,从今以后汝不用再哭泣,吾会用月亮做摇篮,用星星做铃鼓,从今以后汝不用再哭泣,不用再哭泣……因为吾会成为汝之母亲……』」


  刻意放轻的耳语为故事的休止染上绵长的馀韵,Tony一副大功告成的神情吁了口气,扬起有些得意的笑捏捏手中Peter的指根:「怎麽样?我唸得很不错吧?」


  「……我还以为你会唸比较开心的东西的。」


  听见男孩带着鼻音的嘟囔男人愣了愣,连忙支起对方的下巴试图看清他的神情,见Peter白淨的脸上并没有泪痕也没有眼眶泛红Tony这才鬆了口气,低头在他微微蹙紧的眉头上一吻:「我只是想挑一个你可能没听过的故事……很难过?」


  「也不是,就是有点……」Peter欲言又止地停顿了下,才眨着眼看向Tony:「那个小孩是白化症患者对吧?那个月亮的小孩……」


  「是啊,因为以前医疗没这麽发达,不知道白化症是什麽……」他与自己的小男朋友对视着,在对方清澈的眼眸中看见了遗憾与惋惜:「你是想到了以前真的可能发生这种悲剧?」


  「是啊,毕竟感觉很有可能发生过,」青年苦笑了下,将蜷缩在胸前的双腿慢慢打直,脚底抵在男人的大腿上:「无知有时候真的很可怕呢。」


  「民间故事你也能有这麽多体会,真不愧是教授们眼裡的优良学生,」Tony低笑着撤去眼前的投影,左手抓起男孩的其中一隻脚踝轻轻摩娑:「要求你写一篇论文你说不定都能写出来。」


  听着Tony的玩笑Peter总算是展露了笑容:「这也太夸张了……倒是Tony你真的很会说故事呢,以后你可以去孤儿院之类的地方担任志工了!」


  「……我?」


  「对啊!这不是能增加那个什麽、」Peter迟疑了一下,才接着兴致勃勃地接道,颇有越讲越来劲的模样:「可以增加企业形象啊!大家一定会觉得你很平易近人又有爱心,不过不要再唸这种故事了,还是一些有欢乐大结局的比较好,比较适合小孩子,例如安徒生童话之类的。」


  「我还没答应这件事你就在帮我物色故事了?」Tony有些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轻轻地在男孩的额头上弹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会希望这是只属于你的权利,就只有你能够听我唸床边故事,这种感觉不好吗?」


  「唔……感觉是很好没错啦……」儘管不会痛Peter还是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对着男人扬起腼腆的微笑:「可是我已经知道Mr.Stark有多麽优秀了,也独佔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优点,所以我更希望让其他人看到你的好啊……」


  男孩温暖的字句让Tony一愣,那言语的温度浸入他的心中,在心底抹开一片飘然的暖意,他轻声笑了起来,收紧环绕在对方腰际的手臂,在Peter的脸上落下如雨般一个又一个的吻,惹得男孩也跟着发出清亮的笑声,双颊随之浮现一片红晕。


  「真是……像你这样的小可爱就算再贪心一点也没关係的。」


  最好贪心得能完全收下Tony心中满溢的、只属于Peter的爱怜。


  ──连一点点都别剩下。




作者废话:


  晚上好,大家好久不见,三次元忙着忙着发现自己已经两个月没更新,这之间有一些小可爱捎来问候,很感谢你们的关心,能被读者记得我真的非常非常荣幸XD,这次有阿千的督促总算是生出一篇短文了,希望自己没有退步太多哈哈哈,除了要特别感谢CP的督促,还想偷偷艾特一下  @风雨泽  太太,上次得到你的鼓励我真的很开心XD,不过想写给你的文章我还在努力生产><,请你再等等,真是不好意思我是个动作很慢的作者......

  另外想特别提一下,文章裡的民间故事是改编自一首西班牙歌曲,叫做hijo de la luna,非常好听!!强烈安利给大家!!


  以上,希望大家喜欢这次的更新XD


試著幫自己的 9-ball in 配圖OuO,感覺我對不起總裁的帥氣,也對不起小蜘蛛的可愛

完全放棄了上色,陰影也亂來,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啊(掩面

看來我還是寫文章比較實際ヽ(✿゚▽゚)ノ


(´,,•ω•,,)

原本想跟風狙個浙江卷,看到題目瞬間放棄,老師我要棄考(扔下了筆

【铁虫】 9-ball in

無能力AU!富商铁×大學生虫 PWP! 說是PWP可是我寫了一萬字左右OuO,這幾天都在寫這篇肉,卡肉卡得好痛苦(倒地
其實我根本不擅長寫車(掩面

車補檔

# 9-ball in 是台球一桿進洞的意思
# Caelum是取拉丁文的天堂的意思

對了對了,因為寫完精疲力盡沒有檢查,所以歡迎大家捉蟲QwQ

猛然發現台灣習慣的翻譯不一樣,趕快改了( • ̀ω•́ )

寫手問卷!

收到來自大家長 @夏木 的點名XD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水川,源自于最开始想写BG二创的时候帮自己的女儿取名字,因为当时还是用手写,所以我帮她取了个笔画少的姓氏,然后我的笔名就跟着女儿姓了OuO



2.当写手多久了?


  从有开始公开来算的话,七年了。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没有计算,但是6位数是一定有的。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的?现在呢?


  当时台湾有个论坛,看着其他人在上面张贴作品、分享心得,让我也很想加入那个行列,所以开始张贴自己的作品,其实就是希望能找到更多同好、分享自己的创作,如果有人能和自己有相同的触动我都会很开心。




5.第一次尝试创作在什么时候


其实是国小六年级哈哈哈,那时候都是写原创,会拿着废纸在背面写XD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当初构想情节真的很开心,我还隐约记得一些角色的名字,可是因为是拿废纸写所以已经丢光了,其实很可惜呢哈哈




7.现在主要写同人还是原创?


  同人,虽然一直想写写原创XD可是时间有限啊




8.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BL我现在有在创作的就只有悟空贝吉塔和铁虫,其他的话就没有特定喜好了,喜欢上通常都是一瞬间的感觉,没什麽特定的类型,每个CP的萌点都不太一样



9.最爱哪一对cp/人,有为他们/他写过什么吗?


  就是BL那两对了吧哈哈哈,写过的,直到现在都还在创作OwO




10.感觉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的?


  走温馨甜的风格吧?




11.最喜欢的作者是?


  我好像没有最喜欢的XD,有很多喜欢的作者,但对我来说他们都有不同的长处,所以好感是一样的。




12.平常会不会花很多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会的,去看别人的作品对我来说是一种放鬆,可以重整心情审视自己的创作



13.尝试过模彷别人的文风吗?


  我刚看完谁的作品风格就会有点偏向那个人XD,也不算是刻意模彷,就是会不自觉地去学,有刻意试过欧美文学的风格,但是效果不怎麽样XD




14.感觉自己码字的效率怎么样?更新频率如何?


  其实效率跟频率都很普通,我也有点苦恼,很希望自己的速度能再快点QwQ




15.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癖好


  听音乐,歌的话会单曲循环一直听,纯音乐会轮着听。




16.灵感枯竭的时候会做什么?


  休息,去看别人的作品。




17.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


  看什麽CP,我对不同CP有不同喜好,但都很喜欢写甜的东西。




18.当写手最开心是什么时候?


  在群裡接收到别人的表白哈哈,或是有人跟我说能够想像我描写的角色演绎我写的剧情。




19.感觉自己的作品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长篇很容易失焦,或是太急着把剧情写完而缺乏描写。




20.贴出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段吧。


  你是那麽爱她啊,在她的星眸中看见一丝的失落对你而言都是死刑,你头一次这麽害怕失去一个人,但你更害怕亲手造成怀裡的人儿的毁灭,你永远记得她在昏黄的灯光下向你走来时有多麽美丽,耀眼得像是傲视众生的女王,需要信徒的仰慕与膜拜,所以你怎麽能看着她与自己一起摔得支离破碎?你怎麽能亲手造就她的支离破碎?她光彩夺目地走进你的生命中,你该让她继续发光,而不是磨灭她的绚丽。


  因为你是这麽爱她。



  终于,你嚥下这难喝的红酒,嘶哑地笑了起来,笑得疯狂,笑得撕心裂肺,笑得像是这世间再无任何事物值得你去笑。



这两句我选不出来哈哈哈,一起贴,都是出自同一篇的




21.写过h吗?


  写过喔!




22.坑品怎么样?


  其实不怎麽样XD,长篇满容易坑的......我坑品最好的是七龙珠XD




23.有没有遇到过创作瓶颈,想过放弃吗?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


  一定都会有瓶颈,会觉得想暂时休息,但从没有想过放弃,支撑着我的通常是读者,还有我的同好们XD




24.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对作品的爱吧,喜欢自己写的CP、喜欢创作,保持着这种心情尽可能贴近角色地去写才不会破坏那些自己爱的角色。




25.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


  H写得比较好了(?)其实是整体的文笔都有比较好一点了哈哈哈,我最开始的文笔嫩得不行,现在比较能好好地把一个故事说完了。




26.写完之后有没有检查的习惯,会完结后大修吗?


  很少,我刚写完的时候不太会回去重看,因为觉得自己刚完成作品时会比较不客观,通常是边写边修,也不喜欢大修,就算不满意也是,觉得那是一个过程,顶多用同样的梗再试一次。




27.创作时最反感的是什么?


  一直有人打断我创作,破坏思路。




28.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


  慢慢把坑填好,希望能提升自己,让更多人喜欢自己的作品。




29.最后给自己写一段话吧。


  成长是一步一步累积出来的,不要只是去看别人有什麽,要去补足自己没有的,光是羡慕只会原地踏步。




30.艾特好友继续(´,,•∀•,,`)

 @岚·终于开始填坑·十一 

【铁虫】两超英街头互殴,双方忽然接吻?!

覺得自己p得不錯d(`・∀・)b讚美菊菊的新聞稿哈哈哈(ノ>ω<)ノ

楼下菊花很好看:





感谢水水的P图!排版!我爱你!!!!么么么么么!!!哒!!!!! @水川 


快pick我们人美手巧的水水啊各位!!!!


最后藏了一个小彩蛋,各位能找到吗?!





【铁虫】 撩戰手冊?

深井冰短篇注意d(`・∀・)b

  俗话说失败为成功之母,自从上次短讯调情失败之后Peter仍然非常不甘心,他坚定地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再继续被自己的男朋友套路下去了,在床上被压是一回事,他不能让自己连言语上都扳不回一城。

  打定主意之后Peter立刻上网搜索了一些情话搭讪特辑,在KAREN的帮助之下筛选了一些点阅率、热度最高的情话,洋洋洒洒地在笔记本上写了好几页,时不时反复翻阅着,耐心等待适合的时机把这些东西拿出来用。

  ──这下一定没问题了。

  好宝宝Peter踌躇满志地看着自己密密麻麻的笔记,感觉自己已经看到了能够反撩Tony的未来。

第一战:客厅裡

  「──这有点不实际。」男人侧坐在沙发上,对着青年天马行空的提议有些无奈地笑出了声:「你想得太美了。」

  听见这句话Peter原本有些洩气的表情瞬间亮了起来,他记得笔记裡面有这一句的!

  「那是因為……」Peter微微红了脸,眨着一双清澈的眼睛凝视身旁的男人:「因为我在想你啊。」

  听见这句话Tony先是愣了两秒,随后抖着肩膀笑了起来,从顾虑到Peter的细小窃笑最后到忍不住大笑出声,他一面笑一面揉揉Peter的小鬈髮,眼角甚至笑出了眼泪:「God、是谁教你这个的……哈哈哈,这种话我自己都没用过……」

  ──第一战,告负。

第二战:餐厅裡

  Peter从洗手间裡走了出来,坐回位子上时煞有介事地左右张望了下,对Tony一脸正经地问:「我刚刚请你帮我点的东西怎么还没来?」

  男人有些一头雾水地眨了眨眼,他们才刚入座菜单都还没上呢:「什么东西?」

  Peter认真地回答:「我们的未来。」

  那是Tony Stark人生中第一次差点被口水呛死都还止不住笑。

  ──第二战,告负。

第三战:实验室裡

  「放心交给我吧,Stark先生!我很能干的!」青年眨着清澈的眼睛,顿了两秒后补上一句:「就只有一件事不会而已。」

  Tony有些诧异地看着Peter,他倔强的男孩明明一向不喜欢暴露自己的弱点的:「什么?」

  「我不会离开你。」Peter一脸正直地说。

  五分钟后,经过实验室想打声招呼的Rhodey看着裡头大笑不止的Tony默默地又退了出去。

  ──第三战,告负。

第四战:Tony的奥迪裡

  「我昨天做了一个恶梦。」车子刚发动时Peter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Tony抬头看向Peter,以为自己会看见不安的神情,而对方平静的模样让他质疑地挑起眉头:「什么恶梦?」

  「没有你的梦。」

  还来不及把前后座隔板关上的Happy差点把车子给撞上路边的消防栓,而自家老闆忙着笑连训斥都忘了。

  ──第四战,告负。

第五战:厨房裡

  「我们来玩木头人吧!」Peter对着啜饮咖啡的Tony开朗地提议到,不等对方对这幼稚的提议说出评论又自顾自地羞赧一笑:「虽然我一定马上就输了。」

  突然的补充让男人忘记了调侃:「为什么?」

  「因为我会为你心动。」青年眨着清亮的双眸真诚地看着Tony。

  听说那天Stark家报销了一个马克杯。

第六战:復仇者大厦的泳池边

  「我最近想去学游泳!」从水裡爬上岸来的Peter拨开潮湿的刘海眼神闪闪地看着Tony。

  男人微微脱下太阳眼镜,不解地看着自家小男朋友,他明明记得Peter是会水的啊?

  「为什么?」

  「因为从见到你那天开始,我就快溺死在爱河裡了。」

  原本想游泳的Natasha看了看躺椅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Tony,又看了看一旁脸红着不知所措的Peter,沉默三秒之后还是决定改去训练室练习了。

  ──第六战,告负

第N战:Tony的书房

  在经历过无数次失败之后Peter忍不住感到有些洩气了,每一次他一说完那些情话Tony不是一脸无言就是笑得差点流出眼泪,笔记本上的招数被他一条一条的划去,却没有一条能让男人脸红心跳……当然了,大笑到脸红心跳除外。

  可是蜘蛛侠也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他今天打算再尝试一次,如果还是不成功的话──

  Peter甩甩头抛下那些负面想法,他相信今天一定会成功!

  他深吸了口气悄悄打开Tony书房的门,男人的桌上摆着晚餐空盘,正在审查手裡的文件,看见是Peter来了他勾起有些调侃的浅笑,显然在等着Peter这一次的出击,自从发现Peter想刻意撩他之后他就一直是这个样子了。

  「你的晚餐就吃这样吗?」

  男人瞄了眼自己的空盘,今天他确实比往常要吃得少一些……他微笑着对Peter眨了下右眼,有些好奇接下来对方会说什么:「是啊,怎么了?」

  Peter嚥了口唾沫,像是在做什么心理建设似的,开口时脸颊还有些泛红:「这样看起来有点营养不良呢……把我给一起吃掉吧?」

  Peter屏息着等待男人的回应,虽然告诉自己不能悲观,在历经那么多挫折之后他还是忍不住预期会收到男人的白眼或是一阵大笑,但是这一次,他却没有立刻得到这两种回应,Tony只是沉默地看着他,有那么一瞬间Peter几乎觉得自己可以成功了──

  「好啊。」

  ──欸?

  Peter呆愣着被男人一把拉进怀裡,直到被吻得喘不过气来了都没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而很快地他也没那个馀力分神去思考了,只能被男人压在桌面上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第N战,仍然告负。

  想要撩Tony,看来Peter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呢。

*隔天早上

  「你那些乱七八糟的话都是跟谁学的?」

  「和KAREN一起从网路上挑的……」

  「……看来我得把KAREN升级了。」



KAREN姊姊表示:


  群裡突然有人来了一段土味情话,脑洞大开想套到铁虫身上产出了这个东西OuO,其实还有很多觉得有趣的没有收录,但全部收进去就太长了哈哈哈,小小的让KAREN姊姊背了黑锅哈哈哈,这些梗感觉就会被KAREN姊姊刷掉的,以上神经病的脑洞,希望大家喜欢XD

【铁虫】 Honey?

520短篇一發!

Do you know what bees make?

                Honey?

Yes,dear?

  Peter在讯息输入栏上打上了那麽一则讯息之后紧张地盯着萤幕看,手指却迟迟按不下发送键。

  ──Do you know what bees make?

  他在推特上看到了那则短讯对话,原本只是笑一笑就过去的,可是在下一秒钟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男朋友,是的,男朋友,他和鼎鼎大名的Tony Stark已经交往了好一阵子了,男人信手捻来就可以说出让Peter害臊得不知所措的甜言蜜语,甚至很喜欢故意捉弄他看他的反应,儘管他早就知道他在这方面阅历比他要丰富得多,可是时间久了Peter还是有那麽点不甘心的,每次都是他被Tony戏弄得脸红心跳,他也希望自己能让男人同样地不知所措。

  所以他想试试那个短讯对话。

  当然了,这种对白大概不可能真的让Tony脸红什麽的,可是至少能让他稍微反将一军,Peter深吸了口气,狠下心按下了发送键,看着短讯顺利送出他有些鬆了口气,通常Tony都很忙的,这封讯息大概要、

  ──What?

  突然跳出来的讯息吓了Peter一大跳,他错愕地看着Tony传来的回复,不到一分钟就回传了讯息,简直太不可思议了,男人总是有许多事情要忙,要嘛闷在实验室裡要嘛在开会,鲜少能在第一时间回应Peter的讯息,答案也不是他预料的那样……他满怀疑惑地再次複述了一次自己的问句,难道Tony不懂他在问什麽吗?

  ──Umm……Do you know what bees make?

  ──I know what are you asking……I want to know the answer.

  他眨了眨眼,看着上头传来的文字讯息有些愣住,Tony想知道答案?答案不是很简单吗?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吧?不就是蜜蜂生产什麽吗?

  惊讶溷杂着困惑佔据了Peter的内心,他自然而然地在讯息栏上输入「Honey」然后按下了发送──

  等等。

  等等、等等!

  Peter惊恐地看着自己发出去的消息,不敢相信他原本的计画居然就这麽毁在自己手上,他本来应该要让Tony回他这句话才对、

  ──Yes, my dear lovely Peter Rabbit?

  他沉默地看着Tony的讯息,脸颊因为那出乎意料的称呼慢慢地热了起来,心跳也快了一个节拍,意识到自己再次被搞得脸红心跳让Peter一瞬间有股冲动想把自己的手机给摔出去,但考虑到他没有足够的存款换一台新手机,年轻的英雄也只能用捏鸡蛋的力道把它扔到床上。

  他又被套路了,他居然又被自己的男朋友耍了!

  Peter一把用枕头埋住自己的脸,挫败地发出闷闷的低吼。

(此时的Stark Industries总裁办公室)

  「Boss他在笑什麽呢?是在跟女朋友聊天吗?」

  Happy瞄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菜鸟女助理,对方正红着脸凝视办公室裡的Tony,一脸迷妹得就差没直接喊出「好帅」两个字而已,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他们Stark Industries的总裁对着自己的手机,办公时严肃的神情已经被笑容取代……而就Happy的观点而言,那看起来笑得很傻。

  真的,非常傻。

  「我不知道,」他维持正直的表情带着女助理离开了办公室门口,语调有那麽一点点生无可恋的味道:「也不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