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川

台灣人(ノ>ω<)ノ目前專注铁虫圈,歡迎小夥伴們搭訕ヾ(*´∀ ˋ*)ノ

【2.5】The world without you

|,•ω•,,)我當時只是覺得,如果我再寫甜餅也太明顯了

铁虫“大逃猜”:

IF:复联4之后,铁与虫的世界分割成了两个平行世界。




 


  那一年冬天的初雪来得特别早,十二月下旬纽约的街头就被点点细雪覆上一层细密的白,糖霜似地铺满了林立大厦的屋檐,随着吹拂而过的凛冽寒风在空中刮起雪絮,即使穿着严实厚重的衣物路人们仍被冻红了脸颊,来来去去地在车流之中踩踏着流转了时间,将清冷的浅蓝色天空染上属于夜幕的深邃,直至天空挂上一弯明月,街上的喧嚣才终于沉寂下来,就连潜伏在暗影之中的罪恶似乎都不敌这刺骨的温度,瑟缩起身子不肯现踪,让夜晚的纽约显得比以往还要更加萧索。


  但在这样的冷天里,托尼却离开了气温舒适宜人的高级宅邸,驾着黑色的轿车独自一人在银月的陪伴下不断前进,离开商区、抛下闪着零星霓虹灯光的都市,在人烟罕至的道路上划过一抹残影,男人专注地盯着前方,只有在来电提示铃声响起时才稍微瞥了眼显示画面,在AI管家进一步询问指示前便淡然地指示Friday将通话挂断,甚至直接关了机。


 


  今天本该是个大家一起聚会的好日子,人们聚在炉火前面谈天说笑,手上捧着温暖的热可可、盖着毛毯,直到被冻得通红的双颊被暖意渲染成淡淡的浅粉,怎么样都不该再这样寒冷的气候里独自驱车前往某个偏僻的郊区,连一点联络机会都不愿意留给任何人,托尼明白这样的行为会让人担忧,如果彼得还在这里,对方一定会不满地皱起双眉,显露出一副想要斥责却又不敢真的脱口过激言词的神情,用各式各样的理由试图将托尼给拐回去;如果彼得还在的话,他们现在就会一起窝在宅邸的沙发上,依偎在一块不着边际的闲聊;如果彼得还在他身边,他们也许已经聚集起剩下的复联成员来一场热闹的冬天聚会,小家伙甚至会被其他成员们戏弄的红了脸……


 


  如果,他可爱的男孩还在这里。


 


  托尼用力地吞咽了下试图减缓喉间突然上涌的酸涩,然而这却只是让些微的刺痛变得更加令人难耐,他深吸了口气,勉强自己将注意力转回面前的蜿蜒小径上,按照那个传说的内容,大概只需要再半小时左右就能抵达目的地了。


 


  传说。


 


  意识到自己会这样反常地在冬天半夜驱车前往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只是因为一个传说让托尼自嘲又苦涩地笑了起来,他一向不信什么神祇,更遑论是这种连来源都不明不白的小道消息,然而眼下他却没有更好的选择,尝试过各式各样的科学方法他都没办法达成自己的愿望,那股深深的、泥淖般无法脱离的绝望感让他选择相信……相信以往他最为不屑的传言。


 


  在凌晨的两点,郊外的某个废弃电话亭能够打给任何自己想见到的人,不管对方在哪里、是生是死,都能够通话十分钟,一生就只能使用一次。


 


  这个传说不管从什么样的角度来说看起来都像是骗小孩的把戏,甚或是某些年轻人随口胡诌出来的谎言,这一趟路程过去他可能什么也得不到,只留下心底对自己的讽刺不断回响,可是就算是这么可笑的可能性托尼还是想尝试,他只是真的……很想再听听彼得的声音。


  留存下来的影像反反复覆地看来看去,托尼才发现他有多少珍贵的画面都没能实质地保存下来,不论是早起时男孩带着鼻音的模糊嗓音,又或者是彼得特地熬夜就为了一句晚安的昏昏欲睡,那些场景不过是日常生活中草草带过的一笔模糊痕迹,可是这却让他特别想念,想念两人闲聊的随意,想念男孩清亮的笑声,想念着……拥有彼此时渗透进对方生活中的那点微小甜蜜。


 


  彼得。


 


  男人绷紧了下巴,阻止自己将那个音节脱口而出,他已经很久没有呼唤过那个名字了,不论这短短的字母在脑海、在心底被来来去去地呼喊过多少回,托尼就是不肯将它化作确实的声音,毕竟就算说出来又有什么意义呢,即使他喊得再大声再清晰……也没有人会回应他的呼喊了。


  他放慢车速停靠在路边,疲惫地闭起双眼,两只手却在方向盘上握得死紧,被他深埋在心底深处竭尽全力无视的情感似乎又显露出了一点踪影,托尼用力地向后倒去,慢慢地吐息着减缓彷佛要胀破胸口的疼痛感,有人说过时间能治愈伤痕,如果这是真的,为什么过了将近半年的时间他从来没有觉得好过一些?


 


  叮铃铃铃!


 


  在寂静中突然响起的电话声让托尼猛然睁开了眼睑,循着声音向窗外看去,在车灯的余光之下他隐隐约约的看见不远处似乎有一座老旧的电话亭,男人不敢置信地抽了口气,浑身紧绷地愣坐在原地,心跳在这一刻急促剧烈得彷佛即将跳出胸腔,不可能的,这不可能的,那只是传说不是吗?


  脑海里相信与拒绝相信两道声音吵吵嚷嚷的相互拉扯着,让托尼剎那间感到有点晕眩,但就算是处于脑袋一片空白的状态,他还是推开车门步伐僵硬地朝那座电话亭走去,双手颤抖得厉害,险些直接将听筒给扔在地上,用尽了全力才能勉强将电话贴准自己的耳朵。


 


  “哈啰……?”


 


  托尼一瞬间哽住了呼吸。


 


  彼得带着踌躇的声音从听筒的另一端传了过来:“是斯塔克先生吗……?我是彼得……”


 


  “彼、得……”


  他艰难地从刺痛的喉咙中挤出了一点声音,眼角酸涩得异常,近乎绝望地将听筒压得更紧一些,就好像这样便能离对方更近一点,唇舌一遍遍描摹着那个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音节:“彼得,彼得……是我。”


 


  “真的是、斯塔克先生吗?喔、天啊!这个传说居然是真的吗!”男孩干净的声音渲染上令人怀念的雀跃,只不过在言语之间带着一点颤抖:“我还以为那只是骗人的,没想到真的可以找到斯塔克先生,我本来不抱希望的,但是我真的很想听见斯塔克先生的声音……”


 


  “我也是……我也是,彼得。”他闭上了眼睛,在脑海中鲜明地描绘出男孩一面笑一面对着话筒滔滔不绝的模样:“我也非常想念你。”


 


  “……我都要觉得这只是一场梦了。”彼得的声音突然微弱了一点,欢快的语调中也被苦涩给污染:“要不是伤口、”


 


  尽管对方立刻打住了话头,托尼还是捕捉到彼得不小心透露的消息,他 皱起双眉,心房瞬间被焦躁与担忧填满:“你受伤了?”


 


  “只是小伤,不严重的!不用担心!”彼得慌慌张张地回应:“是真的!手臂有点擦伤而已,我有点不小心、呃……”对面传来带着挫败的干涩笑声:“我不该把这个说出来的……这副不成熟的样子只会让你担心的,我明明一点都不想让你失望……”


  “你从来没有让我失望。”托尼立刻反驳了彼得带着失落的话语:“从来没有……我会担心你,会因为你受伤生气,但是我从来没有对你失望。”


 


  “那真的……太好了呢。”彼得轻笑几声,声调中的颤抖变得更加明显了:“我一直……一直很担心,那个时候就这样失败了,留下斯塔克先生自己去面对那些事,明明……明明我、还想要继续帮你的,我还没有成为能够和你并肩作战的英雄……对不起。”


 


  听着那鲜明的哭腔让托尼喉间细小的刺痛感顿时变得像是被火灼烧一样疼,他握着左手无力地捶上电话亭老旧的壁面,也不管上头有多少灰尘,此时此刻,他只痛恨自己无法将男孩拥入自己的怀中:“不,彼得,你没有做错任何事……你是个非常勇敢非常杰出的年轻英雄,就算要道歉也是我、”


 


  “才不是!”男孩立刻提高分贝,用带着鼻音的腔调一字一句坚定地说:“斯塔克先生才没有需要道歉的地方,明明是我、是我把你留下来──”彼得顿了顿,随后半是无奈半是悲伤地笑出了声:“我、我们不应该争论这个的……我还有很多、很多想和你说的话。”


 


  秒钟滴答走过的声响令托尼喉间一紧,跟着对方空洞地笑了:“是啊、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面可不好。”


 


  “我、我一直想告诉你的,我不……我不在的时候,”男孩艰难地吐出这么句开头:“你一定要记得不要喝太多咖啡,进行研究的时候也要让Friday女士提醒你吃饭,不要每次都熬夜,也不要空腹喝咖啡,那样对胃不好,三餐要记得吃,就算再忙都要多少吃一点东西……然后、然后,不要太担心我,我记得你跟我说过的每一句话的,我不会逞强、不会冲动行事,所以、所以你也不要逞强,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就算我……”


 


  “彼得……”他眷恋地让满溢着的爱包裹着对方的名字缓缓脱口而出,轻闭着眼睑任由左手在半空中虚握,高度正巧在男孩耳鬓的位子:“我知道,我当然不会逞强,我也知道你能够好好活下去……因为我爱你。”


 


  因为我爱着的你爱着我,因为我爱的你是如此美好。


 


  “我也……我也爱你,托尼,我爱你。”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男孩哽咽的声音和男人沙哑的嗓音互相交错着一次次重复爱语,将心底深切的爱意与关怀镕铸在每一句“爱”之中,绝望地试图用这十分钟里,一遍又一遍的呢喃去填补未来几十年的空缺,即使他们都心知肚明这不过是拿着一罐砂砾却想要填海,即使他们都明白,这刻下的只会是更难以愈合的伤痛。


 


  听筒喀哒一声切断了通话,托尼却还是握着电话站在原地,闭着眼睛低语着“我爱你”,就算另一端再也无法回传同样深切的爱意仍不肯停止,他只是想再推迟一点,就算只是一点点也好


 


  推迟去面对这个没有彼得的世界的时间。








看完请去刀楼参与活动哦~


【2.5】今日刀楼!!!来踊跃刀各位老师吧!!!

【铁虫】─ 1314 !


在情人節這天得到了神奇的數字哈哈哈,來摸個甜餅,非常短小而且沒有邏輯!其實本來應該會更長一點點,但是我寫到後來覺得太言情總裁的感覺了我自己有點受不了......




1314!

 

  Peter总觉得今天有什么太对劲。

 

  情人节这天Tony必须到英国参加没办法推迟的会议让他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准备好没办法和男友约会的同时还必须忍受街上情侣们甜腻举动的情况,然而放学后出门巡逻时却一再发生了相当惊奇的状况──

 

  「Hey!Spidey!情人节快乐啊!这朵玫瑰送你!」街头某间花店的老板对着他开朗地大喊。

 

  ──没错,就像这样。

 

  这一路上只要他稍微停下脚步,那怕是站在露天咖啡厅的顶楼都会有人对他献上情人节祝福,甚至还会投喂或送花,还有一些热情过度的情侣会揽着他说要一起照相,然后拿起自己怀里的巧克力或是饼干塞给他,一开始他还挺开心的,想着即使Tony不在,他的纽约也还是陪伴着他,但是当送礼物的人由数人变成几十人之后,Peter就感到不太对劲了。

 

  和花店老板道谢之后他再次荡向空中,停留在一栋大厦上,看着自己已经被塞得鼓鼓的背包有些不知所措,里面有好几盒巧克力、饼干,甚至还有一个小女孩送给他的小蜘蛛娃娃,他是想过吃掉一点礼物放新的进去,但是在第二十个人送他食物之后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要是他真的就这样一直吃下去,大概会在巡逻的途中直接吐出来吧,吃得太撑进行高空弹跳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体验。

  半是无奈半是开心地叹了口气,他将那一朵可爱的粉色玫瑰插进背包的侧袋中,稍微掂量包包的重量后才再次背上,纵身从楼顶一跃而下。

 

  接下来的时间还是持续发生一样的事情,不时会有人在他抓住罪犯以后送上祝福和小礼物,他都快搞不清楚这一趟出门究竟是为了纽约和平还是为了收礼。

  晚上六点钟,想着Tony也差不多结束行程了正打算联络对方,便立刻收到了另一人的通话请求,他扬起愉快的笑容同意通话,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朗声开口:「Tony!我正想打电话给你呢!」

 

  对面回传了熟悉的笑声:「真巧啊蜘蛛宝宝,今天过得如何?收到了不少祝福吧?」

 

  「有啊!你怎么──」他顿了顿,清亮的褐色眼眸在面罩下瞪得大大的:「那些人不会是你找来的吧!」

 

  「并不是,」Tony的语调满含着笑意:「只有第一个找你的那个女孩子是我找来的,我只是稍微动用了点舆论的力量其他人就跟着模仿了,看来你是真的很受纽约的欢迎呢。」

 

  「舆论……」男孩连忙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推特,一下子就找到了那条被转推几十万的讯息,「在情人节这天送给纽约的好邻居祝福啦<3<3<3」,上头这么写着,底下便是一名金发女孩拿着巧克力和他的合照,一点开那条推文便出现各式各样效仿的回报讯息──

「我也送他巧克力了!小蜘蛛真可爱啊哈哈,好像还有点不好意思」

「我的女儿送给他手工的玩偶他也收下了呢!连一起合照都答应了!超亲切!」

「和亲爱的@Niel3375一起和Spidey拍照了!今年是和纽约的守护者一起度过的情人节~」

「小蜘蛛就是纽约的最佳男友了吧,哈哈,身为纽约人也跟着送了一点小礼物。」。

 

  「真是的……」看着上头一条又一条热情的文字Peter忍不住笑了起来,无奈之中又带着满满的温暖:「我今天还想说大家到底是怎么了呢。」

 

  「虽然我今天不能陪在你身边,但是我希望你知道有这么多人都在支持你、喜欢你──不过当然了,」听筒那端传来男人的笑声,少年几乎能在脑海中清楚地描绘出对方朝他轻轻眨眼的模样:「我才是最喜欢你的那个人。」

 

  年轻的英雄有些不好意思地轻笑着,双颊也因此变得滚烫,他看着已间完全拉上夜幕天空收紧了怀中塞着满满祝福的背包:「虽然后来礼物太多了有点困扰,但是我还是很开心,谢谢你,Tony。」

 

  「我的男孩值得最好的东西。」Tony语带笑意地回应:「情人节快乐,Peter。」

 

  男孩扬起灿烂的笑容闭上了眼睛,耳里是风声、纽约的喧嚣……还有他的恋人的平稳吐息。

  「你也是,情人节快乐。」


【转发抽奖】祁醉图文印刷

幫忙一下宣傳(ノ>ω<)ノ

祁醉图文印刷工作室:

新店开业
一个粗暴的转发抽奖

转发抽两位太太各送一百元印刷代金券
两位太太送50元周边印刷券

正月十五开奖
奖品不可兑现,不可转让。



本店承接:
各种印刷各种本
各种周边各种链
各种代售各种卖
各种场贩各种跑

价格优惠 童叟无欺

接通贩(包括台湾)
接场贩(大陆所有大展均可;台湾地区仅大展)
联系方式q:903966413
:-D

好久沒參加這種活動了哈哈(ノ>ω<)ノ希望大家多多支持d(`・∀・)b

铁虫“大逃猜”:

铁虫“大逃猜”产粮企划


游戏期间将由账号 @铁虫“大逃猜”  统一匿名发布文章


活动时间:2月5号-2月9号,每晚20:00准时发布当日小组(共四篇)文章


“大逃猜”玩法:


【读者】


与当日文章一起发布的还有“竞猜楼”,读者在评论中留言竞猜哪篇文章是由哪位文手所写(格式为“标题+文手id”);


设置“竞猜楼”的目的在于希望大家不要在文章底下猜测作者是谁,而是更多的关注到文章本身的内容哦!


竞猜时间:2月5号-2月14号(每五天公布一次名单)。


每正确地猜中一次文手,读者将获得积分+1;


最终以最高积分胜出者将获得奖品如下:


(钢铁侠钥匙扣x1+蜘蛛侠钥匙扣x1+RDJ、Tom明信片x2)以及向本次参与的文手中任意一位点梗的机会。


【作者】


每被读者猜中一次积分-1,每猜中其他作者一次将获得积分+3;最终积分最高者拥有向积分最低者点梗的机会。



 @金鱼记忆  @圣瓦克莱  @Lord Modlin.  @阿云  @狐先生  @不正不正君  @北极狐  @千本櫻  @水川  @Xinyounex 𐂂  @蓝叶叶叶叶叶  @苏星星  @秋叨鱼  @阿妮妮妮  @楼下朱老师很好看  @卷毛  @一簇生  @雪味少女  @盐水鸭  @波光里的艳影  @江十九 

【铁虫】 The Days Before…… (09)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身为超级英雄的生活注定不平静,而对同时有着英雄身分又是一个跨国企业拥有者的Tony Stark而言更是如此,一忙起来几个礼拜不回家都是有可能的,情况稍微好一点的话睡在公司就能了事,最忙碌的时候他也只能在通勤的路上稍微补眠。 

  而最近这一阵子正是公事特别繁忙之时,儘管公司裡培养了不少人帮他处理各种事务,有些事还是非得要他亲自出面不可,于是在两天前收到自己必须出差的通知时Tony也只能遗憾地连络了自家的小男朋友,取消两人的电影之夜约会。 

 

  对于这种事Peter一向表示理解,失望是难免的,但他从不会因此闹彆扭或是索求补偿,听见Tony有公事要忙的消息他总是会捎上温暖的问候和祝福,这次也一样,男孩的乖巧懂事让他在感到些许歉疚之馀也十分满足,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这麽体贴的交往对象的。 

   

  也因着那一点补偿心态和爱怜,Peter向他要求在周末仍然到他家裡的实验室去做功课兼补充蛛网液时Tony并没有拒绝,甚至还提前几天买来了大量储备粮食,从简易食材到加热速食都有,还在青春期的男孩食量特别大,如果只是扔给他一张卡让男孩点外卖的话,脸皮特别薄的Peter可不好意思放宽心去买东西吃,哪怕这一顿饭钱男人几秒钟就能赚回来,而Tony怎麽捨得他挨饿,所以不如他先把冰箱给塞满,Peter嘴馋了再喂饱自己。 

  登机前一天男人看着满是食物的冰箱相当满意地点点头,照这个份量就算Peter打算在这裡度过整个周末也没问题了,而在踏出门前Tony思考数秒,最终还是在餐桌上扔下一张信用额度无上限的卡,才放心地出了门。 

 

  期间他收到了几次Peter的短讯,除了一如往常的问候讯息之外,男孩也兴致勃勃地向他报告着自己的实验进度或是日常生活,字裡行间洋溢着年轻人特有的活泼欢快,就连日常的琐事都能被他渲染上充满乐趣的光辉,每到休息时间Peter传来的讯息即是Tony最好的慰藉,早在两人交往以前便是如此,Happy当时不只一次地抱怨过讯息太多的事情,然而从男孩的字句之中去享受那些他所无法体验的平稳生活已经成了习惯,他会在不知不觉间记住男孩参加了什麽社团、吃了什麽点心、又帮助了哪个不认识路的老太太,所以当自家司机一脸忍无可忍得好像下一秒就会把手机甩在他脸上的时候,Tony也只是默默地提高了Happy的薪水并额外给予假期,要他继续忍受Peter的简讯轰炸。 

  成为恋人之后他再也不用透过Happy那副生无可恋的口吻去转述Peter的消息,属于他们俩人的对话框每天都在刷新,有时候只是一声早安,有时候会分享彼此的生活,以前Tony一直认为像那样抱着手机对屏幕上的讯息或照片笑是一件很蠢的事情,可是在认识Peter之后这便成了常态,已经不止一次Happy在开车的途中忍不住说他看起来笑得有点傻,也许……也许那些过去在男人眼中无聊透顶的事情并不是真的毫无意义可言,只是他没有遇到对的人和他一起品味这种乐趣。 

 

  在Peter每天关怀的陪伴下,两周后的凌晨两点,Tony总算是带着一身疲惫踏进了家门,在FRIDAY的问候声中随手将行李扔在一边,走进厨房打算为自己倒杯冷饮舒缓心情,伸出去的手触碰到的却不是记忆中光滑冰凉的把手,男人错愕地收回掌心,这才注意到冰箱被贴上一张便笺,纸张画着一隻圆滚滚的小蜘蛛,后面的字迹则是── 

 

  ──晚安、欢迎回家,Mr.Stark!工作辛苦了 🕷

 

  Tony愣愣地看着那张便条纸,句尾的笑脸让他想起了Peter总是开朗的笑容,舟车劳顿的疲劳在这一瞬间似乎得到了缓解,他忍不住轻笑出声,小心地将纸张撕下,指尖留恋地摩娑过黑色的墨迹,昨天閒聊时男孩还在抱怨自己没办法过来慰问他,所以才特地留了这张纸条给他吗?明明天天都会互传讯息的……他的小男朋友还真是认真的可爱。 

 

  带着一丝宠溺意味的笑声再次响起,男人一面摇头一面打开冰箱,还没从刚才的温暖中回过神,便又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出门前塞满的食物已经被整理过,不少的加热速食被清空,取而代之的是五、六个摆放在空位处的餐盒,Tony随手拿起其中一个,蓝色的餐盒盖上也被贴了一张纸。 

 

  ──这是三明治!晚上肚子饿的话Mr.Stark可以吃喔! 

 

  看着手裡的餐盒,Tony自然地拿起其他的察看,另外几个盒子则是沙拉、汉堡排、乳酪煎饼……后面还有一杯保温杯? 

 

  ──晚上就不要喝黑咖啡了,对身体不好的,杯子裡面是樱桃汁,听说对睡眠有帮助,睡前记得喝喔! 

 

  男人看着手裡的餐盒,嘴角忍不住扬起一抹笑容,心底像是化了巧克力般既甜蜜又温暖,冒着香甜的热气蒸腾着将暖意顺着血液流淌全身,他打开盒盖,裡头整整齐齐地放着两个三明治,带着翠绿水珠的生菜间夹着厚厚的鸡胸肉,男人拿起一块一口咬下,蔬菜的清甜中带着青酱的浓郁香气,配上鸡肉相当美味,他赞许地点点头,顺手将冰箱裡的樱桃汁也一併拿出冰箱:「FRIDAY?Peter今天有来这裡吗?」 

 

  「有的,Boss,Mr.Parker晚间十一点才离开,原本他还想等您回来,但是考量到明天还有西语考试,Mr.Parker做完消夜之后就回家了……」FRIDAY回答道,语调之中似乎带着一点笑意:「离开之前他在卧室逗留了一阵子,也许您会想去看看?」 

 

  Tony停顿了下嚼食的动作,一手将盒子裡剩下的半个三明治塞回冰箱中,转身就往自己的卧房走去,脚步比往常更加急促了些, 房间裡一眼望过去并没有什麽改变,他左右来回扫视了两遍才注意到贴在枕头上的小小便条纸,像前面几张那样有着男孩的字迹。 

  

  Mr.Stark晚安了,希望你今晚能做个好梦:D! 

  

  这还真是── 

  

  男人唇边刚刚褪下的笑意再次变得显眼,即使房间裡一如往常的只有他一个人,这张短短的、充满关切的小纸条,却将平时那种空旷带来的些许寂寞 给完全抹除了,他的男孩曾经说过,即使不能够时常陪伴,也希望能用别的方式成为Tony的助力,那看似随口一说的承诺Peter却非常努力地试着达成,不论是之前的简讯,又或者是现在这些字条。

  而且这样子,总有种两人住在一起的感觉呢。 

 

  同居的两人因为一方要出门而在家中留下各式各样的字条,内容或是慰问或是叮嘱,不改变的只有关怀着彼此的真心,所谓的「家」就是这样的吧,是疲惫时想要回去的地方、是处处充满彼此痕迹的空间,就算现在Peter不在这裡,Tony也从这些便籤中尝到了一点点、充满温暖的家的味道。

  同居啊……

  Tony将Peter留下的字条床头收进旁边的柜子裡,若有所思摩娑了下上头的字迹,那会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吧,如果迎接他的不只是这些字条,如果他能够面对Peter灿烂的笑脸收到一句「你辛苦了」,如果他能够在这样疲惫的夜晚看看男孩的睡脸,甚至是拥着他入睡──

  啊……人真的很贪心啊。

  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份心满意足渐渐转变成渴望更多的贪婪他勾起无奈的浅笑,Peter给予他的情感是那麽真诚而炽热,对Tony而言就像是寒冬中温暖的热可可,仅只啜饮一点是绝对不够的,品尝过那温热的香醇甜味之后只会想要更多,可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着急,Peter还很年轻、还有很多事情不需要去面对,而他会带着Peter成长,陪他可爱的男孩走过路上出现的每一道难关,然后总会有那麽一天──他们能光明正大的牵着彼此的手接受祝福、能享有早晨第一个见到对方的权力、能享有床第间私密的亲暱……总会有那麽一天。

  而在此之前的令人心痒的等待,Tony知道自己甘之如饴。


靈感來自 @风雨泽 再次謝謝你上一次傳訊息給我,我是真的很開心<3,這篇感覺發揮得不是很好希望你不要嫌棄,我大概還會再寫一篇類似概念的短篇,彌補一下等那麼久的你><

也謝謝毛毛昨天督促哈哈,不然這篇也不知道還要未完成多久(#

也謝謝還沒取關我的所有人,我這麼久沒更新大家居然沒跑掉很意外哈哈哈( • ̀ω•́ )(???

各位,預購的最後機會了( • ̀ω•́ )
台灣的部分已經提早預購結束,即將在12/9號的CWT50與大家在Q06見面喔!!明天或後天大概會發郵件通知各位預購買家,請注意一下郵箱~
然後,因為台灣的數量撐不起6千臺幣的燙銀費用,所以我們的燙銀的部分會比較少,但是價格也會比較便宜一點的!( • ̀ω•́ )
最後,因為數量偏少的關係,我們並沒有多做很多(´,,•ω•,,)如果錯過預購的話,可以考慮要不要衝場次購買甚至找代購,因為不一定有剩餘可以賣,大家可以抉擇一下( • ̀ω•́ )

江十九:

【TCHZ时尚百搭中筒堆堆袜订勋章订貂毛订标袜子】https://m.tb.cn/h.3n468tD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制这段描述¥uYUublkzzl9¥后到👉淘♂寳♀👈

本袜子定金最后三天
40抵50
尾款减十元
见过这么卖的么
你一定没见过吧
我也没见过……

场贩后少量余本全款上架
尾款80-100不定
周边:书签1 明信片2 大张透卡1 吧唧2
更有机会获得作者亲笔签名(可指定)
以及主编签绘(签成啥样不一样)


铁虫合志《To the beginning》印调

終於要跟小夥伴們一起出合本啦!!
非常開心跟興奮ヾ(*´∀ ˋ*)ノ
所以我最近沒更新其實都是在趕稿請大家原諒(???
台灣的小夥伴們,到時候會有台灣展場的販售喔!大家不需要透過淘寶等海運啦!!!d(`・∀・)b

To the beginning铁虫合志企划:

印调地址请戳这里:


https://www.wjx.cn/jq/29833029.aspx



基本信息


刊名:《To the beginng》


类型:图文+漫画(40P左右+2-4P单独插图)合志


原作:漫威


CP:Iron Man/Spider Man


物料:铁虫Q版徽章两枚、B5尺寸文件夹、随书附赠书签


尺寸:B5


工艺:双封面设计、外封线条烫金






Staff


写手:


Gorn @gorn我能懒上一年 


狐先生 @狐先生 


Lord.M @Lord.M 


楼下的菊花很好看 @楼下朱老师很好看 


卷毛 @卷毛_铁虫新刊同框再改名! 


水川 @水川 


夏木 @江十九 


画手:


蝶银 @蝶銀 


千1000 @千1000 


REINCAO @REINCAO 






收录内容(约为16w字)




已公开部分(全文+新收录番外):


Mon Chéri(可戳链接试阅)》作者:岚十一、Gorn(完结全文共2.5w字)


我是怎么遇到你们Daddy的》作者:楼下的菊花很好看(加新番外,全文共3.5w字)


烟草 》作者:卷毛、夏木(完结全文共2.5w字)


如果声音记得》作者:Lord.M、夏木(完结全文共2.3w字)




未公开短篇漫画


蝶银、千1000




未公开新篇部分


狐先生新篇(一宣试阅)


卷毛新篇(一宣试阅)


《Hot fuzz》作者:Lord.M


《You are my hero》作者:水川


《烟草》、《如果声音记得》、《Mon Chéri》将收录未公开结局部分




【铁虫】 (同居30題之一)因天气恶劣被困在家裡

和CP @千1000 的连动!美美的图片请往这裡去→ 图片请点我




  窗外的雨稀哩哗啦地下个没完。


  Tony站在木屋的窗边,看着外头不断落下的雨水有些烦闷地叹了口气,前几天好不容易从繁忙的公事中脱身,正巧碰到Peter的假期,平时没什麽时间好好独处的两人当下便决定来一趟说走就走的小旅行,一起来到缅因州避暑,而这种预料之外的行程遇上一些突发状况也是很正常的。


  ──例如说眼前骤降的大雨。


  他捏了捏后颈,玻璃窗上凝聚着一层淡淡的雾气,模煳了森林翠绿的影像,光是看着户外烟雨濛濛的场景也让身处在温暖室内的Tony感到些许冷意,他将窗帘拉开了些,让外头浅浅的光线全部洒落在暖褐色的地毯上,雨水滴滴答答的声音渐渐地安抚了男人鬱闷的心情,虽然不能带着自己的小男朋友到处观光,像这样安安静静地待在一起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Tony?」


  他回过头,Peter手裡拿着两个马克杯朝他走来,白皙的脸上扬着温暖的笑意,那样柔和的神情让Tony忍不住跟着弯起嘴角,接过其中一个杯子前顺手先揉了揉青年的脑袋。


  「巧克力?」闻着杯子裡传来的可可亚香气Tony挑起眉头,站在他面前的男孩儘管还是保持微笑,眼底却闪着狡黠的光芒:「不是说要泡咖啡吗?」


  「我没找到咖啡豆啊。」Peter微微偏头,眼眸转了一圈,嘴角有些紧张地绷紧,那是他撒谎时会有的小动作,看着自家小男朋友的模样Tony有些想笑,但还是维持平静的表情,苦恼似地嗅了嗅口杯子裡香醇的液体。


  「没找到吗……我明明记得咖啡豆就放在可可粉后面的。」


  Peter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下,拿起自己的马克杯掩饰性地喝了一大口,唇边留着一圈褐色的痕迹装傻似的乾笑几声:「哈哈……我只是没注意到而已,而且喝太多咖啡对身体不好啊?你今天都喝了两杯了,少喝一点也好……」


  ──所以故意泡巧克力给他喝就只是担心他的身体吗?


  Tony无奈地笑着摇摇头,顺着男孩唇上的痕迹慢慢地抹拭那层污渍,随后自然地放入口中舔舐,男孩的巧克力泡得倒是挺好的,味道不会太淡,还有种特别的甜味:「你加了棉花糖?」


  Peter愣愣地看着Tony的举动,双颊渐渐浮现一层红晕,唇角的笑意也染上几分羞赧:「是啊,不过我没有加很多,怕会太甜……你觉得怎麽样?」


  「满好喝的。」男人笑着举起杯子,看见对方开心的神情也就放弃调侃他刚刚那个拙劣谎言的想法,伸出手臂将男孩搂入自己怀中,两个人一起看着窗外的雨景:「真可惜下大雨了,我本来想带你出去吃海鲜的。」


  「没关係,这样也满好的,很安静、让人放鬆……」男孩毛茸茸的脑袋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语调带着心满意足:「能和Mr.Stark一起度过已经很好啦!就算只是在实验室裡我也很开心的。」


  男人轻声笑了起来,大概也只有Peter才会这麽喜欢实验室约会这种事了,他低头在对方的髮旋上烙下一吻,刻意装出严肃的口吻说:「怎麽又变成Mr.Stark了?这麽久了还不习惯吗?」


  Peter微微一顿,连忙抬起头看向身后抱着自己的男人,闪烁着紧张的暖褐瞳眸和带着笑意的焦糖色双眼视线相撞,在滴答的雨声中染上那麽一点暖昧的味道,看见Tony的眼中并没有严厉的神色Peter才发现自己又被戏弄了,嘴角像是不满的绷紧,但是很快又漾起无奈的笑意,抗议似地用脑袋轻轻撞了撞男人的肩膀:「习惯很难改啊……我都喊你Mr.Stark那──麽久了。」


  听着青年刻意拖长的尾音Tony捏了捏他的腰,手感一如往常的好:「还真结实……看来锻鍊得很不错,虽然感觉还是太瘦了点。」


  「哈哈,还是算了啦,纽约的好邻居就是要像我这样子才能发挥灵巧的优势啊!」Peter一面笑一面捧着杯子喝下一大口巧克力,还装模作样地挺起身子:「要是我变得像Thor那样壮太奇怪了。」


  想像长着雷神肌肉的Peter让Tony恶寒地抖了下身子,注意到他的异常怀裡的男孩有些不解地看过来,男人勉强扯出一个笑容,为了让自己忘却脑海裡让人头皮发麻的景象随意找了个话题:「你想做什麽吗?看起来我们得暂时待在木屋裡了……虽然这间房子能做的事情不多。」


  Tony瞥了眼身后相当简洁温馨的客厅,他自己也不知道当时为什麽会买下这一栋小木屋,要不是Peter提议到哪裡去避暑他压根不会想起来他在缅因州还有这麽一间房子,买的当下谁知道抽了什麽风,莫名地坚持要让它符合森林小屋简朴自然的风格,于是这间木屋除了基本家具之外什麽娱乐设施也没有,包括电视一类的东西,唯一的高科技产物就是卧室裡为了避免突发状况而设置的简易远端投影设施。原先Tony想着要带Peter去城裡逛逛,倒也不觉得缺少娱乐设备有什麽差别,但现在两人被大雨困在房子裡要做些什麽打发时间就是个问题了。


  「做什麽……我觉得只要两个人在一起都很好的、啊,对了!」Peter突然喊道,勐然抬起视线用充满期望的眼神看向Tony:「我想听你说故事!」


  出乎预料的要求让男人愣了愣:「说……故事?」


  「对啊,说故事……用唸的也可以,我们可以选一本书!」Peter兴致勃勃地道,似乎并没有因为Tony不解的目光而减退热情:「唸一些科学发明原理也可以,我一直都很好奇之前Mr.Stark带我去看的那个机器是怎麽设计的。」


  男孩装满星星般闪亮的冀望眼神一直都是Tony的罩门,所以打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拒绝这个小小请求的意思,但答应归答应,不稍微捉弄一下Peter也太无趣了,于是他勾起无奈的笑容,佯装出一副困扰的模样:「真是……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了,居然想听床边故事。」


  Peter的耳尖如他所料地瞬间红了,吐出的字句也变得磕磕绊绊的,甚至垂下视线不敢再看身后的人:「我、我不是想听床边故事……我只是想听你说话……」


  「……Peter?」


  「因、因为!」他突然提高音量,以一种自暴自弃的口吻叨叨絮絮地开了口,耳朵红得彷彿要溢出血来:「因为Mr.Stark的声音很好听啊,每次演讲的时候都很有说服力也很帅,我只是想听你的声音而已,才不是想听床边故事,我明明就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成年了!小孩子才不会想听机械设计的原理呢,是你一直把我当小孩子,之前也是这样,都说好了……」


  分贝随着男孩吐出的字句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嘟囔,就算是贴在他身后的Tony也只能片片断断地听见什麽「才不是小孩子」、「每次都是」之类的词语,模煳不清的字句中带着淡淡的不满意味,惹得男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听到他的笑声Peter再次抬起头用谴责却委屈的目光瞪着Tony,他伸出手不轻不重地在对方含了隻小青蛙而微微鼓起似的脸颊上捏了一把,愉悦得甚至忘记要调侃Peter一紧张或情绪激动就会喊他Mr.Stark的毛病,安慰性地吻了下男孩的鼻尖。


  「好了,别气了,我只是开玩笑而已,你说你喜欢我的声音,那我当然愿意唸故事给你听。」Tony微微地下头,双唇贴着Peter的耳畔若即若离地来回摩挲,压低了一个音节的声线在说到喜欢这个词时还故意放轻音量,沙哑的呢喃就这麽染上暧昧的氛围,像是床边甜蜜的爱语。


  突然的亲暱让Peter慌张地忘记自己的不悦,反射性地想抽开身子,却被男人结实的手臂牢牢锁在怀裡,就这麽一拉一扯之间,男孩手裡的可可全部洒了出来,一点不漏地落在Peter身上,连带弄湿了Tony环在他腰间的前臂。

  被巧克力淋湿的Peter顿时僵住身体,战战兢兢地侧头对上Tony愕然的视线,薄唇不知所措地开阖了几下后才吐出有些颤抖的声音:「对、对不起……」


  这一句可怜得要命的道歉让男人又一次失笑出声,鬆开箝制住对方的手拿走那个已经空了的马克杯,口吻又是无奈又是好笑:「对不起什麽,怎麽看比较惨的都是你吧,Silly boy……好了,快去换个衣服洗个澡吧,这裡我来处理,等等就唸故事给你听。」


  还处在茫然中的Peter只是乖巧地点点头,并没有抗议男人哄孩子似的宠溺口吻,转身就进了浴室,淋浴间哗啦哗啦的水声和窗外雨落的声响交错在一起,成了有些嘈杂的背景乐,Tony先去流理台冲洗掉手上甜腻的污渍,才拿起抹布收拾满地的狼藉,还好他贴心的男孩有稍微放凉了巧克力,要不然现在他要面对的可能就不只是地上的污渍了。

  由于刚才泼洒而出的液体有大半是落在Peter身上,清洁起来倒也不是太费力,在青年洗好澡以前Tony就弄乾了地面,好整以暇地躺在主卧室鬆软的床上,对着投影画面点来点去地试图找个适合的文章念给Peter听。


  几分钟后,半开的房门后面探入了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白皙的肌肤因为浴室热气而泛着淡淡的粉色,对着Tony灿烂地笑开了,直到看见男人在空位上邀请性的轻拍才雀跃地快步走进房内,小狗似地蜷缩起身子,窝进Tony为他张开的臂弯中。


  「我随便选一篇故事?」他环住Peter的腰,对方蹭在自己颊边的小鬈髮还有湿润的淡淡花草香气,舒适乾淨的温润气味让他自然地吸嗅了下,满足地喟叹一声后才点开阅读介面。


  「好啊!」Peter的语调相当期待欢快,小脑袋在男人的胸口蹭来蹭去地寻找舒适的位置,找到了之后还屈起双腿自然地交叠在Tony的腿上,他的体温原先就偏高,沐浴之后更是温暖的像个小暖炉,在这个清凉的林中小屋抱起来舒适得让人发睏。


  ──就这样睡个午觉好像也不错。


  Tony暗自笑着微微摇首,偏过脸将脑袋枕在Peter的头顶上,男孩并没有因为这多出来的重量出口抱怨,反而开心地笑了两声,左手和腰上属于男人的右手十指交扣在一块,有一下没一下地收拢指间,和踏在Tony小腿肚上轻点的脚板交错着节奏。


  「很久以前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吉普赛少女,这样一个美丽温柔的女人却没能得到一份真爱,渴求着爱的少女日日在夜晚穿越森林,来到月之山丘上,对着天上皎洁的满月祈祷,直至天明……」男人压低声音,一字一句清晰地唸着萤幕上头的文字,起头的语调平缓,随后放柔了声调,用悲切的嗓音模彷着少女的祈求:「『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求月神赐予我一位爱我的丈夫』。」


  原本还笑得有几分傻气的男孩此时已经停下了手脚细微的动作,眼神专注地看着眼前的萤幕,似乎已经慢慢陷入故事的情节当中了。


  「少女锲而不捨的态度打动了月神,在黎明升起之前月神显现了自己的身姿,她月白的肌肤在月光的衬托下像是陶瓷一般,女神眨了眨月全食一般血红的瞳眸,『汝是否愿意牺牲一切换取所爱?』……」Tony用气音模彷着女神的口吻,稍微停顿之后才抬高音量再次在语调中注入哀伤急切的情绪:「『是的,令人景仰的女神啊,我愿意用一切交换一份只属于我的挚爱』。」


  「『即使吾要取走汝的第一个子嗣?』」

  「『若那是您的请求,是的,伟大的月神啊,我愿意用我诞下的第一个骨肉交换。』」


  Peter与Tony交握的手微微收紧,睫毛不安地轻轻搧动,觉得冷似地又往他的怀裡蹭去。


  男人抚慰性地捏了捏男孩的手指,一面控制着声音变得冷漠,不再是最开始和缓的口气:「『若是如此,汝回去吧,汝的丈夫已在那裡等候。』,少女狂喜地提起裙襬,往自己的家裡奔去,在她的身后,月神用漠然的红色眼眸看着一切『愚蠢的少女啊,连至亲之血都能捨弃,又如何能懂什麽是爱情呢?』」


  Peter绷紧肩膀,抬起视线像是有什麽想说,却又在字句吐出前阻止了自己,目光又一次回到投影上头,Tony浅浅地勾起嘴角,眼底闪烁着笑意,声调却回到最初淡淡的哀然:「少女回到家中,果然看见了一位小麦色肌肤的英俊男子,他美丽的橄榄色眼眸中满溢着爱意,终于得到爱情的少女幸福地笑了。」


  「一年之后,两人生下了一名健康的男婴……可是这个孩子的肌肤却不向父母那样是健康的小麦色,反而白皙的像是月晕,就连眼睛,都是月全食一般的血红。」Tony轻咳了一声,粗哑的声音中带着濒临疯狂的愤怒:「『妳这个不忠的女人啊!妳违背了我们在婚礼时许下的诺言!这该死的容貌、他根本不是我的孩子!』男人橄榄绿眼眸中的爱意变成了恨,他走向自己的妻子,手裡拿着银色的刀『我很清楚妳背叛了我,我不会容许这种罪孽的!』」


  男人收紧臂弯,等着怀裡的小男朋友慢慢放鬆紧绷的背嵴后才继续开口:「刀子刺入了女人的身体,血染红了她雪白的衣裙,看着自己的丈夫,她留下了悲伤的泪水,吉普赛男人凝视着妻子的遗体,这时,他听见了婴儿的哭声……」


  稍微放鬆的Peter又一次变得紧张,双腿从自然地放在Tony的小腿肚一路往上缩,膝盖几乎顶在自己的胸口上。


  「男人看着哭泣的婴儿,手中的刀刃落在地上,『这才不是我的孩子』他说,一面抓起男婴的襁褓,摇摇晃晃地走进森林,夜晚的森林裡什麽也看不见,只有银白的月光为他们指路,一步、一步、一步……」Tony用哀叹的语调说着,字句吐露的节奏有那麽一丝溷乱,就像是故事裡那个弑妻之人蹒跚的步伐:「最后,他来到了月之山丘上,将哭闹的婴儿扔下以后便消失在森林深处……男孩哭泣的声音在森林裡响彻,一遍又一遍呼唤着自己的母亲,在黎明升起之前,月神又一次显现出自己的身姿,她挥手让美丽的月圆变成了一弯新月,慈爱地弯下身子将男孩抱起来放到月亮的摇篮中。」


  「『吾亲爱的孩子啊,从今以后汝不用再哭泣,吾会用月亮做摇篮,用星星做铃鼓,从今以后汝不用再哭泣,不用再哭泣……因为吾会成为汝之母亲……』」


  刻意放轻的耳语为故事的休止染上绵长的馀韵,Tony一副大功告成的神情吁了口气,扬起有些得意的笑捏捏手中Peter的指根:「怎麽样?我唸得很不错吧?」


  「……我还以为你会唸比较开心的东西的。」


  听见男孩带着鼻音的嘟囔男人愣了愣,连忙支起对方的下巴试图看清他的神情,见Peter白淨的脸上并没有泪痕也没有眼眶泛红Tony这才鬆了口气,低头在他微微蹙紧的眉头上一吻:「我只是想挑一个你可能没听过的故事……很难过?」


  「也不是,就是有点……」Peter欲言又止地停顿了下,才眨着眼看向Tony:「那个小孩是白化症患者对吧?那个月亮的小孩……」


  「是啊,因为以前医疗没这麽发达,不知道白化症是什麽……」他与自己的小男朋友对视着,在对方清澈的眼眸中看见了遗憾与惋惜:「你是想到了以前真的可能发生这种悲剧?」


  「是啊,毕竟感觉很有可能发生过,」青年苦笑了下,将蜷缩在胸前的双腿慢慢打直,脚底抵在男人的大腿上:「无知有时候真的很可怕呢。」


  「民间故事你也能有这麽多体会,真不愧是教授们眼裡的优良学生,」Tony低笑着撤去眼前的投影,左手抓起男孩的其中一隻脚踝轻轻摩娑:「要求你写一篇论文你说不定都能写出来。」


  听着Tony的玩笑Peter总算是展露了笑容:「这也太夸张了……倒是Tony你真的很会说故事呢,以后你可以去孤儿院之类的地方担任志工了!」


  「……我?」


  「对啊!这不是能增加那个什麽、」Peter迟疑了一下,才接着兴致勃勃地接道,颇有越讲越来劲的模样:「可以增加企业形象啊!大家一定会觉得你很平易近人又有爱心,不过不要再唸这种故事了,还是一些有欢乐大结局的比较好,比较适合小孩子,例如安徒生童话之类的。」


  「我还没答应这件事你就在帮我物色故事了?」Tony有些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轻轻地在男孩的额头上弹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会希望这是只属于你的权利,就只有你能够听我唸床边故事,这种感觉不好吗?」


  「唔……感觉是很好没错啦……」儘管不会痛Peter还是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对着男人扬起腼腆的微笑:「可是我已经知道Mr.Stark有多麽优秀了,也独佔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优点,所以我更希望让其他人看到你的好啊……」


  男孩温暖的字句让Tony一愣,那言语的温度浸入他的心中,在心底抹开一片飘然的暖意,他轻声笑了起来,收紧环绕在对方腰际的手臂,在Peter的脸上落下如雨般一个又一个的吻,惹得男孩也跟着发出清亮的笑声,双颊随之浮现一片红晕。


  「真是……像你这样的小可爱就算再贪心一点也没关係的。」


  最好贪心得能完全收下Tony心中满溢的、只属于Peter的爱怜。


  ──连一点点都别剩下。




作者废话:


  晚上好,大家好久不见,三次元忙着忙着发现自己已经两个月没更新,这之间有一些小可爱捎来问候,很感谢你们的关心,能被读者记得我真的非常非常荣幸XD,这次有阿千的督促总算是生出一篇短文了,希望自己没有退步太多哈哈哈,除了要特别感谢CP的督促,还想偷偷艾特一下  @风雨泽  太太,上次得到你的鼓励我真的很开心XD,不过想写给你的文章我还在努力生产><,请你再等等,真是不好意思我是个动作很慢的作者......

  另外想特别提一下,文章裡的民间故事是改编自一首西班牙歌曲,叫做hijo de la luna,非常好听!!强烈安利给大家!!


  以上,希望大家喜欢这次的更新XD


試著幫自己的 9-ball in 配圖OuO,感覺我對不起總裁的帥氣,也對不起小蜘蛛的可愛

完全放棄了上色,陰影也亂來,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啊(掩面

看來我還是寫文章比較實際ヽ(✿゚▽゚)ノ


(´,,•ω•,,)

原本想跟風狙個浙江卷,看到題目瞬間放棄,老師我要棄考(扔下了筆